残花中酒。

司朔∥至死方休

神仙们

墨蛇君:

旋转飞升爆炸!!燕蛇的同人曲呜呜呜呜呜呜!!!!!给大家都打CALL!!!!!!超级美的曲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二凉不是二冷:

——昆仑山火药厂出品——

《梦间集》手游原创同人曲——《渺尘寰》
[cp]#飞燕##灵蛇#

B站链接:渺尘寰

 

5sing链接:渺尘寰


 

文案:
【他记得昆仑山的日落,澄澈的红。在太阳消失前,于整个山头燃起大火,像飞燕的眼睛。 】

——STAFF——
策划: 开门红【二凉】
曲作: 金雷王【殷一然】
编曲: 二踢脚【千树Erk】
词作: 火流星 @九怀星 
歌姬: 天地双响  @撷云织羽 
          鱼雷 @解尽秋凉 
题字: 黑魔火雁 @离鹤-鸿雁于飞 
海报: 易燃易爆危险品 @墨蛇君 
后期: 蹿天刺猬【刺猬姐姐1213】
  

【依旧别问我为什么staff有毒】

搞事愉快!!!!!感谢各位神仙!!!爱你们!!

甜筒生日末班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日了连弩!啊啊啊啊啊超好看!

無我夢中:

中国古兵器拟人

 

③蜀汉·元戎弩(诸葛连弩)

 

*元戎意为将军。出生于乱世的战争机器,基本上是个防城武器。能先后连续发射10支箭(有点类似机关枪)

 

*父亲是诸葛亮,极端孔明吹

 

*消极,一直在诅咒这个血流成河的乱世,却是个人头王

 

*经过曹魏马钧之手改进,改进后彻底失去情感

 

*火力强,体积大,难制造,在蜀国灭亡后失传

 

*看见木流牛马会兴奋得像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一些画面上的设定说明:

 

*右手拿的是“便面”(古代的扇子),举止上有刻意模仿孔明

 

*手臂呈机械状,因为被改造过缺失情感没有完全现世为人

 

ps:画他之前本来想设定成一个热血少年,转念一想 身处乱世真的会感到热血吗,更多的应该是对死亡的恐惧与颠沛流离的悲哀吧。

私心打上船长的tag,字丑极了

啊啊啊啊啊反复跳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喜八斤:

[毒箫]写手画手双人问卷(画手部分

和 @九怀星 女神的写手画手cp问卷~

怀星部分→[戳]

格子太小塞不进去就直接拆开发

(写手画手互相配图配文一刀一糖,女神写得我上天入地!!!亲爆阿怀,能一起磕cp太幸福了!!!!

随便写写,小甜饼

武当x暗香
1、我是暗香男弟子
和我的师姐一样,我们是最敬业的杀手
2、今个看见的武当弟子,在墙角发现了我
“姑娘,此乃我武当禁地。”
我去你妈的姑娘……??
说着飞了他一刀子然后跳走了
什么武当禁地,我可偏要闯了
3,又看见他坐在那棵树下打坐了
我隐身走近他,仔细一瞧,还挺好看的
随手捡起地上的花给他别头上
嘿嘿,这会终于不是我一个人戴花了
4、和他组队了
全力以赴,他才能看见我吧
对线对面的云梦,敌方的武当忽然甩来一阵剑气
腹背受敌
他倏忽出现在我身后,牵走了同门
“我在”
很安心,就像四月的春风。
我们赢了
4、“不是什么好东西,觉得好看”
他递给我一只簪子,冷冷地看向别的地方,散发遮住了耳根
“姑娘家,就该戴这些”
我想打他
5、于是打了
敲了他一刀子
冰冷冷的脸上终于有一丝纳闷
6、他约我去的武当金顶
太阳很艳,照着他的侧脸,很好看
我躲在阴影里,看着他的背影
我是生在黑暗里的杀手
他太美好,而我
发现自己依恋阳光
7、他拼命地找我,我想,我到底哪里值得了
我是个杀手
杀手就不能喜欢人了莫?
我想将他拽入深渊
于是我陪着他去汤池
陪着他去去华山吹风然后冻成狗
陪着他在金顶上看日出日落
8、说你们武当的人心里都是坚冰
我偏要拾起来藏着
藏在黑夜里头,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慢慢融化,看看里头是什么
9、我是个杀手
可是我喜欢武当的小弟子
不看太阳了,看你吧
“喂,我想说一件事很久了”
“嗯……?”
“我心悦你”
10、“姑娘,我也……”
“其实我是男的!”
“……”
尴尬了一会,继续看太阳
“嗯,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那你不说?!叫我姑娘是几个意思!”
“我鬓角的花是你插的吧”
“……是啊,怎么了”
“没”他低头道“我很喜欢”

时空隔离(二)

正篇

玉箫视角

桃夭洋洋洒洒落了一地,我坐在桃树下,握了碧箫。心中没有所想,没有困扰。来了兴致,便一曲逍遥。想起桃花岛四面环海,只有春天。能在落英缤纷里吹箫赋诗,真是再惬意不过。

——安逸。脑子里却一瞬闪过了那个孩子的身影。

他的满身腥红,不知为何衬得眉间的花瓣越发明媚。

这孩子,也算是在某一方面和我有缘分吧。

我闭上眼睛,又看见了他。

他手上拿着沾血的木棍,一棍一棍打到那人直至血肉模糊为止,最后他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人,有些嫌恶地表情。正是在思索如何把那人搞走。

我的嘴角微微上勾,黑瞳里好像真的看见了他似的。

好一朵刚烈的桃夭。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想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谁知道那孩子却回了头,像是对着我一般咧嘴一笑,一把擦去脸上的鲜血。我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大概是在自言自语吧。随即,我却看见他指向了身旁的刚刚开出花来的桃枝,只有零星粉色小花,不及他的腰部高,却依然不失风致。

看着他兴奋的神情,我很想和他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他不能够听到。

他如此喜爱桃花,若是能来一趟桃花岛该有多好。

 

毒龙视角

在这个混沌一片的世界,植物怕是比钱还要昂贵不少。我找到的这一株桃花,不知是否是上天的眷顾。我只见过桃花,所以最喜欢桃花……不只是如此,因为他也是在桃花丛生的地方,安详如神。

我定定地看着那一株桃花,粉色的小瓣儿将舒未舒,我心血来潮,凑上前去在其上浅浅一吻。

他就像这一朵桃花这般……

我却还没来得及臆想下去这幅场景,危险就打断了我的思绪。

那街上横行霸道的胖子,仗着自己巨大肥胖的身形步步向我逼近,准确地来讲,是向我的桃花逼近。我又怕又恨,本能驱使着我向远处跑去,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不能放下我的桃花。一个生冷的拳头挥到我脸上,鲜血横流。我哆哆嗦嗦地伸出手,碰到了鲜血,更加重要的是,那粉红色桃花染了血,猩红无比。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准备碰我桃花的胖子。抄起一根横在旁边的铁管向着他砸去。那胖子没反应过来,被我这狠狠一砸,顿时脑壳开花。我只觉得不过瘾,一下一下砸在他身上——直至鲜血遍地,肉末横飞。我眼里燃尽这肮脏的颜色,方才满足,扔了那一根已经被打折的铁棒,心满意足地回去看我的桃花。

幸运的是,它相安无事——除了染了一抹我的鲜血以外。

我瞌上眼睑,心里默念:师父,我做的好吗?

他一席青衣掩映在重重桃林之间。脸上不起风云的漠然神色,却能让我明明不在他身边也能手足无措。

一瞬,我不知道自己这般好爱杀生,能否有资格在他身边驻足片刻。

 

 

玉箫视角

我大概也猜测道,自己对他来讲算是个死人吧。

没有知道我能够看见未来这一件事。而桃花岛四面环海,人烟稀少,也算是断了我某些想念。

我从来不敢快进能够看见他的未来,一是担心错过某些细节,另外是因为——实在是不想。

于是我总是习惯在某一个早晨,闭上眼睛。

我看见他站在一座墓前,远处隐隐是碧海拍潮。他一席白衣,神色有些涣散。那墓周围是新栽的桃花。大概是他种上去的吧。我没有看见他开口,即使他说了什么我也听不见。于是便定定地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他取出一壶酒,倒了半杯,洒在墓上。

我皱了皱眉,看到他开口,似乎是在说——

“我终于找到你了。”

也会有人让你这般心心念念吗?我依靠在树干上,睁开眼睛。那妖风又来,吹落了桃花,落在鼻尖上。我淡然一笑,执了碧箫重新起身。

碧海桃花之精英,凝于碧海潮生曲。

既然君不知,一曲也无妨。

 

毒龙视角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冥冥之中,有什么好像总能勾走我的心绪。我会突然迟疑些什么,桃花岛,九阴,以及一首我叫不出名字却又熟悉无比的曲子。

然后,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情。

歃血,杀戮。我已经习惯于眼睁睁地看着与我无关的人,喷涌着血柱在我面前倒下,然后升起好一阵快感。或者听着他们的尖叫,再一鞭一鞭抽在他们身上,直到声嘶力竭地失去知觉。

我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却还是奢望着能够到处掀起轰然大波后,一定会来多管闲事的他来到我面前,然后……

一声哭声将我吵醒,我猛地睁开那双桃眼,冷冷地看向那个发出声音的人。

曾经就是他,狠狠地将我打到在地上。今天,我便会加倍奉还。

鞭声飒飒“啪”地一声抽在他身上,那人哇哇乱叫,我心生厌恶,手上来劲一拭,鞭身如蛇蝎,探向他脖间,反手一绞。那人面色铁青,手胡乱地想要扯下来,我勾唇一笑,猛扯鞭子。

尸首分离。

我感觉到热乎乎的血液喷涌到我身上,我睁开眼睛猛地看见一片像我发色一般的鲜红,妖艳又美丽。

师父,我做到了。

可是你是谁,我能够找到你吗?

我不信我走尽这世间都找不到你。

 

 

玉箫视角

我做了一场梦。那一天,桃花格外地鲜红。我枕着一地的桃花,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看见了他,火红色的头发,上面别着一枝别致的桃枝,桃眼微翘,步步向我走来。

“我是毒龙银鞭。你就是他吗?”

后来我记得,我们坐在一棵桃树下,吹落的桃花好像九天飞雪,只是飞雪少了殷红,身边却能够多了一个他。我吹起了箫,他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我。又好像他离我很远,或者他本来就该在我身边。

就像现在这样。

我隐隐约约记得,他在我脸颊上浅浅一吻,随即就像水里的清波,转瞬即逝。我听见他那鬼魅的声音幽幽地在我耳边响起。

“师父,是我啊。我最喜欢你了。”

最喜欢你了。

我记得自己什么都没说,呆住半晌在他头上一敲,道:“尽说胡话。”

他还是不依不饶“师父啊,你看你都脸红了,你是不是也……”

“没大没小,快去禁闭思过。”

话虽这么说,他却拿起了梳子,一下一下地帮我梳理青丝。我也不愠,由着他来,嘴上却继续说“就算这样,还是要关禁闭的。”

他“啊”了一声,小声喃喃着说好。再到后来,他忽然停下抬起头,扯着我的衣袖让我不要走。他娓娓道来这些年学会的东西,如何如何思念我。

最后他对着我,就像以前那般咧开嘴笑着看我

“一切都是因为你啊,师父。”

那一双赤色的眸子,因为倒影着我的颜容而闪闪发亮。接着我就醒了。

东方已经发白,晨辉盖在了睡醒的桃花上。

 

毒龙视角

我很久很久没睡的这么好了。

刚刚甩开追我的那些人。直到月色翩然,我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疾步向着住的地方赶回去。刚刚看见那一棵桃花,倦意就沉沉来袭。我不知从何而来的安心感,鬼使神差地倚着墙角就睡着了。

我在梦里,从白色走进了一片桃林。他本坐在泉水旁的石上吹着那曲我熟悉的箫声,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回头看到了我。我再也止不住内心的激动。撒开步子向着他跌跌撞撞地跑去。在他旁边坐下,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

“师父,是我啊。”

他用青黑色的瞳孔看了看我,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眼里就布满了像我以前那般看到的风轻云淡。我上去拉住他的手,趁着他不没有任何动作之时飞快地凑近他的脸颊就是一吻。

接着他伸手解了我的桃花簪子,轻轻嗅了一下,伸手揉了揉我的头,脸上淡淡的俏粉抹上了。我眯着眼,逗他道

“师父你可真好看。我啊,最喜欢你了。”

“尽说胡话。”

我拿起随身带着的桃木梳子,也帮他散了头发,一下一下地梳着,却又控制不住想要说些什么。

“师父,你脸红了,是不是……”

“去面壁思过。”

“好嘛好嘛,我不说就是了。”嘴上这么说着,我却偷偷忍不住去看他的侧脸。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标致而不失一丝英气。我看得像是缥缈,忽然扯住他的衣袖道

“师父,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

“我可努力了,你什么时候能够来找我啊?我把那些年里欺负过我的人都解决掉了。还有还有……”我记不清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能够看着他的眼睛,我就忽如其来地感到心安。

“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师父。”

他最后看了我一眼,不知道眸子里是满意还是什么其他的神色。变成了花瓣,随着风散去了。我追去扯住那些花瓣,却一片都没有抓住。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院里的桃树,在繁冬里竟然开出了花骨朵来。

时空隔离

引子

玉箫视角

我洞悉未来。

我见到过一个孩子,他头上别着金钗,火红色的头发,和一双微微上翘的桃眼。

他在颠沛流离中存活下来,而我,在几次看见他,都曾经笑着以为他是活不成了。不想,却是像晚春树梢的桃花,怎么都不能吹落。

有时候我会看着他,冷冷地看着他。或者是偷了什么东西而被毒打,又或者不愿意交出手里的食物,惹来一阵拳打脚踢。

只是,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恶狠狠地对着打他的人说

“今日你打我多少下,我以后便会加倍奉还。”

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真是好孩子啊。

那一双红瞳,不知道为什么,深深吸引住了我。

 

毒龙视角

我熟知过去。

我见到过一个人,他着了一身青衣,手执碧箫,眼里总是有深不见底的墨色。

已不知他经历了多少岁月,每当我回看他时,他也像是在看着我。

他很美好,就像是天上的神仙。而我,至始至终都只是被神抛弃的孩子。我行走在枪烟炮火横行的世界。明明不该对美有什么奢望,因为每一天都活在惊心动魄里。

我也曾经想过,他只是我见过的属于过去的过路人之一。

但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看着他伫立在桃花树下,粉色的花瓣落在他的青衣上,缀在他的墨丝上。

我看见他的身影,偶尔也会忘记自己身上污秽的鲜血,和不堪的疼痛。

你也在看我吗?

我轻笑了一声,因为我太了解自己了。

姑且是为了能够找到他,请他不要消失在我能看见他的过去里。

我仰起头,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师父,我名为毒龙银鞭。

 


七宗花罪

傲慢
一曰:石家锦帐依然在?闲倚狂风夜不收。
大浪拍礁,雨夜风号。
呵,你可曾看到过蔷薇低头的模样?
涩土浸染了枝叶,傲然否,棱锥的花瓣,熙熙攘攘,也曾撒过这冷冽的沙地,仅此一次,再无。
蔷薇,不曾看起过这风,这雨。
生来带刺的,便应该自豪。朝向太阳不愿坠落,因为死亡也难以剥夺它的骄傲。

嫉妒
二曰: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古人言梅,独立于世,不染一尘。
群芳唯梅,自成一家,心晖孤傲。
开在春天的俗物们,哪怕是再多缤纷,也抵不过一个冬天。
万物沉睡之时,唯有梅亦然清醒。
他们恨!自己怕是没有勇气,被冷冷寒凉给击打。
他们恨!上天唯独选择了梅有这番勇气。
若能是自己,怕是早已被万人歌颂。
恨,却终究没有看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暴怒
三曰:二月为云为雨天,木棉如火柳如烟。
羌笛,飞鹰,战马,号角。
曾经他们为你披上红妆,转眼又给你着上战袍。
啊,英雄花?英雄花!
我看见过你手里的长枪,红樱飒飒。枪尖所划之处,皆为刀光剑影。也曾见你乘马飞奔,悬崖尽头是你朱丝飘扬,血光染红了你清澈的双眸
杀。
守护家乡,也因为愤怒而忘记红妆。

情欲
四曰: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春意肆袭。
白墙红砖绿瓦,葳蕤草木掩映点点艳花。墙那头有戏子咿呀,唱得那红杏花,思绪飘摇随柳梢,攀爬枝桠。
瞧那红杏,任凭春雨吹落千万红芳,枝头婉转依旧盎然,只为一睹,洛阳那头雨夜繁华。
        
懒惰
五曰:露洗玉盘金殿冷,风吹罗带锦城秋。
绯色金蝶点染指尖,头上步摇坠絡琦。美人榻上睡眼朦胧的人儿,迷迷糊糊地伴着清脆声絮絮叨叨梦里话。
蜻蜓打转涟水漪,菡萏垂瓣点水琚。枝叶未开,玉蔓未立。莲,若是眸未垂眼梢,照影方才会自惜罢。

贪食
六曰:天凭费叟烟波碧,莫信湘妃泪点红。
抽芽了。
竹枝抽芽了。
嫣红的花骨朵,话不多说,悄然立在竹叶与竹枝夹角,像一株没有成熟的麦穗。
他可是在疯狂的生长呀。
歇斯底里地索取着本体本该用来成长的养分,得不到,便硬生生地挣扎着要开出花来。竹,无可奈何。
竹花,未曾知道过这般汲取会让它失掉生命。
竹,肝肠寸断,也激动万分。
耗费了一生,最后那一点风烛残年的勇气,让竹花如数食去,成为微不足道的一叶鬼魅。
贪婪
七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花岛,四面环海。只是桃花烂漫,未见其他的妖治,哪怕是占得一方净土。
漫天的缤纷,惹得蜂儿蝶儿竞相来到。桃花迎君来,又送君归去。
纵然有多少年华似水,桃花依旧开得潇洒。满山的桃花,清春来临之际,只有它,这里只有它。
只有它,独独占领山头,蜂儿蝶儿为它存在。一腔执念,殷红的滴血的桃花。
迷恋着土地,直到能够将土地完全的占有。

by止明